多样运载办法竞争给凡夫俗子带来越多造福和低价,迎接光降

多样运载办法竞争给凡夫俗子带来越多造福和低价,迎接光降

pUR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将于12月26日开通运营的世界首条时速350公里的高速铁路,18日宣布在武汉-广州沿线开始售票,揭开了中国交通运输市场激烈竞争的大幕。
全长1068.6公里的武广客运专线,是一条与京广铁路南段并行的高速铁路客运新干线。从中部中心城市武汉至南部最大城市广州,纵跨中国南部的列车行程将由目前630分钟左右缩短至188分钟。
除时间优势之外,客运新干线换乘的快捷、舒适和安全性,不仅对公路客运市场形成了巨大的冲击,也对航空客运市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挤压。
10月9日,武广客运专线试运行成功之后,中国国内各大航空公司纷纷宣布下调价格,以吸引客源。武汉至深州航线的机票价格直线下滑,跌穿300元关口,最低降到了260元,比京广铁路的火车卧铺票还便宜。在武汉—广州、长沙—广州航线上,各大航空公司也纷纷推出特价票,票价最低到了三折。
17日,在中南地区航线航班最为密集的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在武汉、广州等地同时宣布正式开通武汉至广州“公交式”空中快线,以应对开始对外售票的武广高铁。从当日起,每日8时至23时,南航将有30个航班分别穿梭于广州、武汉和长沙之间,提供“公交式”航空服务,而且武广航线的特价机票,最低卖到了190元。
刚刚开始对外承接订票和自助售票的武广高铁客运专线,武汉至广州南站一等车厢票价780元,二等车厢票价490元;武汉到长沙一等车厢票价280元,二等车厢票价175元;长沙至广州南站一等车厢票价532元,二等车厢票价333元。
“高铁500元左右的票价,在我希望的范围内。”准备在武汉新开张的自助购票网点购买武汉至广州客运专线票的吴斌说,“乘火车免去了城市两端往返机场及复杂安检的不便,即便票价比打折机票贵一点,我也能接受。”这位常年依赖飞机往返于粤汉间的外贸经营商甚至认为,与民航相比,高铁有明显的竞争优势。
随着中国铁路连续几年大规模提速,特别是列车动车组的开行,各大城市间铁路交通“夕发朝至”格局的形成,中国铁路运输已经对民航市场构成了挤压的态势,中国民航机票一度“无折扣”早已被悄然打破。
改革开放之初,在中国内陆率先发展起来的高等级公路,首先对铁路运输造成巨大的冲击。一度宣布停运的湖北汉宜铁路,就曾因汉宜高速公路的开通而创造过一列火车只拉7名乘客的历史。在20世纪末期的20多年间,中国铁路基本上因管理体制保守、投资模式单一、技术发展落后而处于一种“老牛拉慢车”式的困难境地。
金融危机以来,中央政府投入的4万亿人民币及地方配套的18万亿人民币,相当一部分投入到交通运输行业。原本计划在未来11年完成的4万公里铁路建设目标,在2012年前就要完成91%。
“彻底摆脱历史困局的中国铁路,对公路交通和民航交通的挑战远远不只是客运市场。”湖北省公路管理局副局长郭辉说,全国铁路货运量约占全国内陆货运总量的15%,目前多数货运仍靠公路运输完成,这是由于铁路长期采用“客货混跑”的方式,客运和货运面临互相干扰所致。尤其是春运时期,为保证最大限度运输旅客,铁道部门往往停开一切货运列车。
长期关注中国交通发展格局建设的郭辉说:“未来两三年内,快速发展的高速铁路在分流客运之后,全国铁路潜在的货运能力将得到充分释放,公路运输受到的冲击将比目前客运市场受到的冲击更大更严重。”他认为,未来公路与铁路的发展应该从竞争走向融合,如何实现二者的“无缝对接”与协调发展,已是规划专家不能忽视的问题。
但南航总经理司献民认为,高速铁路给中国航空运输业带来的挑战更大。上海—武汉高铁开通后,南航在这条航线上的周承运量锐减;北京—太原高铁开通后,南航沿线的周承运量骤降。他说,到全国“四纵四横”高速铁路网建成之时,中国经济最发达、人口最密集的中心城市几乎全部被其覆盖,80%以上的民航运输市场因此会受到冲击。
“在与高铁的竞争中,决定民航胜负的关键因素是降低成本和提升服务。”司献民说。

经济参考报:(2010-01-07)2009年12月26日正式开通运营的京广高速铁路武广段,引爆了民航、公路与铁路的PK战。时速可达380公里的高速列车使武汉到广州只需3小时就可抵达,而北京到上海的高速列车也将于2011年底正式运营,全程仅需5小时。这两条线路都是民航的黄金线路,而随着武广高铁的开通运营,武汉到广州的机票价格已经猛降。夕发朝至车次将适当保留许多受访者表示担忧,他们说,已经习惯了乘坐现在这种夕发朝至列车的出行方式,因为晚上的时间相对“垃圾”,睡一晚上到目的地,不仅不耽误白天的正常工作,还省去了找旅馆住宿。而高速列车的运行时间虽然较短,但大多在白天,就算利用夜晚的时间,到目的地后也需要找旅馆住宿,既麻烦又增加成本。另外,高铁的票价也相对贵一些。的确,随着中国铁路连续几年大规模提速,特别是列车动车组的开行,各大城市间铁路交通“夕发朝至”格局已经形成,让许多旅客都形成了按此方式出行的习惯。针对这一担忧,铁道部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既有线车次并不会完全取消,尤其是一些“夕发朝至”的车次会适当保留。车次的安排是以旅客需求为导向的,会在调研的基础上做相应的调整。同时,他还强调,节省出的既有线资源将有效缓解货运运力不足的问题。我国铁路目前货运满足能力仅为请求车的三分之一,据他介绍,每年春运时期,为保证最大限度运输旅客,铁道部门往往停开一切货运列车。例如武广线上的所有货运车辆就全部停开,每天只开行3趟货车以满足港澳的鲜活物资运送。三种运输方式可互相补充武广客运专线试运行成功之后,中国国内各大航空公司纷纷宣布下调价格,以吸引客源。武汉至深州航线的机票价格最低降到了260元,在武汉―广州、长沙―广州航线上,各大航空公司也纷纷推出特价票,最低到了三折。17日,在中南地区航线航班最为密集的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在武汉、广州等地同时宣布正式开通武汉至广州“公交式”空中快线,以应对开始对外售票的武广高铁。从当日起,每日8时至23时,南航将有30个航班分别穿梭于广州、武汉和长沙之间,提供“公交式”航空服务,而且武广航线的特价机票,最低卖到了190元。相比之下,武广高铁客运专线的票价则显得并不那么便宜,武汉至广州南站一等车厢票价780元,二等车厢票价490元;武汉到长沙一等车厢票价280元,二等车厢票价175元;长沙至广州南站一等车厢票价532元,二等车厢票价333元。尽管如此,公众似乎对高铁更买账。“往返机场的时间一般很长,碰到堵车等就更说不准了,安检也很复杂,相比较,高铁就方便多了。哪怕价格比机票打折后稍微贵点,我也愿意。”常年往返于武广间的商人李先生说。实际上,高铁不仅对民航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对公路运输的冲击就更大了。但应该看到,运输业的竞争格局带来的是给群众的更多选择、更多便利。目前,老百姓已从日益发达的交通运输中获得了实惠。“市场化的竞争,可以使运输结构更趋于合理化,也会促使铁路、公路和航空提高服务质量,提高性价比。价格下降了,服务变得更好。支线运输充分了,城市间的经济才能活起来,老百姓也会得到真正的实惠。”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纪嘉伦说。他认为,我国的交通运输结构应该统一规划,铁路、公路与航空应互相补充,有序合理竞争,承担好各自相应的运输任务。“在欧洲等国家,800公里以上的运输通常由飞机来承担,400公里以内的则由公路来承担。而在我国,1000公里左右的运输距离也有许多人选择铁路或者公路。应该看到,铁路的覆盖面相比公路要窄得多,公路要找出路,一是要提高服务质量,二是要增加灵活性,转变服务对象。在线路选择上应该多着力于高速铁路不停靠的站点和地区,还应考虑到县乡之间、农村等支线运输一直非常缺乏。”我国高铁已形成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品牌”北京交通大学校长宁滨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从2003年至今,是中国铁路发展最快,成就最大的6年。未来的10年到20年,中国轨道交通将引领世界高峰,轨道交通最大的市场在中国。记者从铁道部获悉,到2012年,我国将有1.3万公里客运专线及城际铁路投入运营。届时,将形成以北京为中心到绝大部分省会城市的1至8小时交通圈。京津29分钟、京石1小时、京沪4.5小时、京广8小时,是真正的“陆地飞行”。时速250公里的合肥―南京、合肥―武汉等客运专线已经开通运营。2009年年底前,时速350公里的武汉―广州、郑州―西安,时速250公里的温州―福州、福州―厦门等客运专线也将相继通车。而北京至上海、北京至石家庄等一批时速200至350公里的客运专线和城际铁路也力争2012年前可以投入运营。近年来,中国高速铁路博采众家之长,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形成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品牌”。目前,中国铁路在高速动车组、高速铁路基础设施建造技术和既有线提速技术等方面都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尤其在动车组技术方面,成功搭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时速350公里动车组技术平台,实现了国产时速350公里动车组批量化生产,在高速铁路的固定设施、系统集成、运营管理、环境保护等方面实现了一系列重大技术创新,形成了具有我国特色的高速铁路技术标准体系。我国不仅拥有了世界运营时速最高的高速铁路,还将高铁技术输送到了国外。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期间,我国铁道部与美国GE签署了,美方将学习我国高速铁路领域的先进技术。

责任编辑:白蕾pUR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